长安第一绿茶

黑糖茉莉奶茶

首页 >> 长安第一绿茶 >> 长安第一绿茶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到清当自强 末代孤城帝妃恋 表小姐 花间色 清穿五福晋 长安第一绿茶 零陵飘香 大宋小吏 镜明花作 清穿之皇子的自我修养
长安第一绿茶 黑糖茉莉奶茶 - 长安第一绿茶全文阅读 - 长安第一绿茶txt下载 - 长安第一绿茶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

第五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绿腰送了路远晨回家,在小巷中和一人交谈了一会,这才上了马车,小心说道:“确认过了,是自己人传的消息,不应有误。”

“那真是巧了。”路杳杳捏着手指,细声细气地说着,“前后三家都撞在一起了。”

绿腰低眉顺眼没有开口。

“你觉得太子如何?”她混乱的脑海中一闪而过那张异常俊秀的脸。

“太子模样极好,性格看上去也非常温柔,姑娘嫁过去必定不会吃苦。”绿腰跪坐在马车上,小心翼翼地凑着她,柔声安慰着。

路杳杳素来娇气,刚才与白家女对阵许久,又在凉亭中等了不少时间,此刻疲惫地靠在软垫,闭目养神:“与我何干,不过看着就很好拿捏,想必太子的位置也坐不稳。”

绿腰吓得脸色惨白,连连摆手,欲哭无泪:“姑娘不要胡说,怎可如此咒殿下。”

路杳杳沉默着不说话。

“我想去陇右道,绿腰,你自小在我身边,也该知道,再不去,这个心结便是至死都解不开了。”

“姑娘要查可以交给奴婢,交给卫风,不要糟践自己好不好。”绿腰看着她的模样,突然红了眼眶。

“不好。”她睁眼,露出一双清澈澄亮的眼。

“如果太子挡了我的路,那我便把他推开。”路杳杳平静说着,“等了这么多年,我不介意再等片刻。”

绿腰白着脸,紧咬着才没有继续劝下去。

路杳杳回家的时候正好和路相出门撞在一起。

“爹。”她低眉顺眼地喊着。

“见到人了。”路寻义原本神色匆匆,见到她后却是停下脚步,和颜悦色地问着。

路杳杳大大方方地点点头。

“见到了,长得很好看。”

路寻义失笑:“禧妃曾是陇右道第一美人,殿下肖像其母。”

“只是性格好像不太合适……”她没有说完接下来的话。

“他十岁去了陇右道,陇右道节度使性格冷硬强悍,乃是圣人亲信,是以他从没有插手过陇右道的各项事务,是个闲散王爷,而且师从饮冰先生,不曾习武,自然性格温和,但目前来看做事颇为稳重。”

他解释着,态度不咸不淡,看不出喜好。

“太子之前婚配过?”路杳杳眨眨眼,出其不意地问着。

路寻义皱眉:“从哪听来的。”

“今天碰到白月瑜了。”她慢吞吞的说着,“她叫我好好保重身体。”

路寻义眉心一压,脸上露出冷厉之色,煞意十足。

“她咒我。”路杳杳皱了皱鼻子,不高兴地说着。

“别听她胡说,太子之前确实是准备赐婚户部尚书嫡长女水芊芊,谁知道圣旨还没下,水芊芊就病逝了,和太子有什么关系。”

他脸色不悦地教训着:“下次若是再碰上她胡言乱语,不必给她留面子。”

“嗯。”她只是点头应下,“那就不打扰爹爹了。”

路寻义打量了她片刻,这才转身离开。

“去查今天发生了什么。”他上马前说道,紧接着又补充着,眼睛微眯,冷笑一声,“白家二房纵容管家侵占良田,逼死百姓的事情找人闹大。”

顺平一个激灵,头皮发麻。

路相这个表情便代表怒极。

那边路杳杳回了自己的院子,刚坐下没多久,就见绿腰捧着一大叠话本走了进来:“这月新出的全部话本。”

路杳杳亮了亮眼睛。

“放下放下。”她抓了一本,靠在软垫上,津津有味地看着。

“不错不错,这本写的不错,赏。”她边看边点评着。

绿腰坐在下首绣着手帕,抿着唇笑了笑:“今年科举移到年前,到时估计又有一大批书生写话本谋生,姑娘更不愁看了。”

“姑娘,卫风回来了。”红玉掀了帘子,低声说着。

“快请进来。”路杳杳扔了话本,坐直身子。

卫风乃是路杳杳身边的侍卫,六岁便跟在她身边,如今已经十三年了,性格沉默寡言,做事倒是干净利索。

帘栊一挑,晶莹剔透的水精帘发出清脆的响声,进来一个身着黑衣,身材高挑的男子。

“姑娘。”他单膝跪下,声音低沉。

“起来起来,绿腰给他搬个凳子。”她笑眯了眼,亲自把手边的瓜果端到他身边,“怎么迟了这么久,再不回来,你爱吃的枇杷都要坏了。”

卫风抬头,露出一张冷峻深刻的脸颊,如刀削斧凿,模样极为俊俏。

“多谢姑娘。”他抿着唇,拿过一个枇杷放在手心。

嫩黄的枇杷落在他宽大的手心越发显得小巧可爱。

“不谢不谢。”路杳杳看着他,眉眼弯弯,满脸笑意,重新回了软塌上,这才继续说道,“查的如何?”

“如姑娘所料,大郎君最后的踪迹确实是借着商路通往剑南道,卑职在古道上,发现了李飞留下北去的标记。”

“李飞。”她喃喃自语,突然露出兴奋之色,“李飞是侍卫长,他没死,那……那哥哥一定也没事。”

“对不对!”

她眼睛极亮,滚圆的杏眼露出喜色,眼底的红痣在日光下熠熠生光。

卫风看着那双琥珀色的明亮眼珠盯着自己看的时候,不由轻声地嗯了一声。

路杳杳握了握拳,歪着头,坚定又天真地说着:“我就知道他不会死的,他以前跟我说,人死了会入梦的,我想他想了这么多年,可这么多年他都不曾来找过我。”

卫风低头沉默。

绿腰红了眼眶,忍不住低头擦了擦眼角。

“辛苦你了,你去休息一下吧。”她挥了挥手,露出真心的笑来,神情却颇为苦恼,“平安整日在门口叫,真的很烦。”

平安是路杳杳四年前捡的,丢给卫风养的一条狗,性子极为黏人,因为路杳杳怕狗,就拴在隔壁侍卫的屋子里养了。

卫风不在的几日,整日都在哀嚎,谁哄都不行。

话音刚落,就听到隔壁传来一声凄凉的吼叫声。

“可不是,喂了好多肉都还堵不住嘴。”绿腰笑说着。

一直沉默的卫风却没有如往常一样离开,反而低声问道:“卑职经过玉苍县时看到一块翡翠极为特别,故斗胆买下,贺姑娘大喜。”

他从怀中掏出一块墨绿色的平安扣。

平安扣格外简单,只是边缘雕着几株挺拔的梅花,干干净净,在日光下浓墨黑,表面富有油性,极有光泽。

“墨翠!”

路杳杳眼睛一亮,立马放在手心把玩着:“怎么找到的,成色竟然这么好,雕刻的手艺也不错。”

卫风嘴角露出一丝浅淡的笑来:“姑娘喜欢就好。”

“我很喜欢。”路杳杳握在手心,开心地笑着。

绿腰送卫风出去,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家姑娘趴在绣篓子上翻着。

“姑娘要找什么?”

“想要打一个平安结,把玉佩挂起来!”她眼睛亮晶晶地说着。

“奴婢给姑娘打。”绿腰笑着应下。

门口,红玉掀开水精帘,欢快说着:“给姑娘绣喜件的绣娘来了。”

“听说相爷把锦绣阁最好的绣娘全都请来了。”红玉性格活泼,眼睛都亮了起来,“足足三十个呢。”

绿腰心中一咯噔,闻言悄咪咪地抬头看了眼姑娘。

谁知,路杳杳单手撑着下巴,脸上也是颇有兴趣:“行吧,安排下去吧,过几日我也去绣几针,图个喜气。”

红玉哎了一声,兴高采烈地走了。

“既然木已成舟,那我总是开开心心的,再说了你看太子至少长得还不错,不亏。”路杳杳既来之则安之,懒懒地说着。

“姑娘想得开就好。”绿腰欣慰地说着。

路杳杳原本以为待嫁的日子是无聊的,不曾想皇家婚礼比自己想的要复杂许多,不仅她忙得脚不沾地,路相甚至请了二房夫人来主持,自己也是亲自开了仓库准备嫁妆,这才堪堪压住阵。

纳彩、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之后终于到了五月初八亲迎的日子。

天还未亮,长安城主干道上挤满了人,火树银花自城西一路蜿蜒自城东,尾巴后到处是小朋友跟着跑,各处高楼屋檐下都挂着华丽的花灯红绸,随风而动,绚烂异常。

一声鼓响,鼓声余韵在空中回荡,玄武门终于在万众瞩目中开了。

两列整齐划一的玄甲士兵踏着微亮的天色,率先策马而出,每个人都是千挑万选的容貌出色之人。

千呼万唤的太子殿下骑着高头大马,头戴金龙玉冠,身着大红色四爪金龙金丝礼服,策马而出。

身后有人提着一只大雁的笼子,大雁在笼中扑腾,提着笼子的人却是手臂极稳,丝毫没有晃动。

很快,太子殿下那张俊美容颜瞬间在人群中议论开来。

紧跟着他后面的是一辆豪华车辇,驷马并驱,这便是太子妃的凤驾。

路府,路相很快就收到太子出宫的消息,连忙派人去后院催了一下。

这边,路杳杳一大早就被拉了起来,任由喜婆在脸上涂涂抹抹,最后喝了一口绿腰递来的浓参茶,这才倏地清醒过来。

“太苦了吧。”她吐了吐舌头。

“别动,涂口脂了。”喜婆连忙说着:“老婆子给各家当了五十多年的喜婆,都不曾见过这般好模样的。”

太子妃的褕翟花钗一样不落地落在她身上,层层叠叠,繁琐华丽之极。

只见她头顶凤冠上大花小花各九树,外加金玉宝钿九支,翠云博鬓,描金额珠落在眉心,身上青丝绣翟衣、玉色线罗中单、青丝绣蔽膝花纹艳丽,金丝描边,华丽尊贵。

“来了来了,殿下的车辇马上就到了。”红玉兴奋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绿腰赶紧把红绣团扇塞进她手中。

没多久,就听到敲锣打鼓之声清晰而热闹地传了进来,小院的气氛却是更加安静了一些。

喜婆见多识广,连忙口若莲花地说着吉利话。

此刻,哪怕路杳杳往日里表现得再淡定,到现在也不由紧张起来,嘴角抿紧,扫了眼门外。

凌乱的脚步声越来越靠近。

“姑娘,起身了,要和相爷请辞了。”绿腰亲自握着她手臂,低声说着。

路杳杳起身来到门口早早摆起了八屏鸟毛立女屏前,路寻义的身影倒影在屏风上,再往外看去,便是各色各样的人站在小院之中。

人声鼎沸。

“吾儿戒之敬之,夙夜无违命。”

“敬恭听宗尔父母之言,夙夜无愆,视诸衿鞶。”

两人分别行了一礼,这才听到傧者喜庆的恭贺声,人群中传来热烈的喧闹声。

“出门吧。”路寻义满脸慈爱地看着被人牵着走出来的路杳杳,低声说着。

路杳杳的团扇下只露出一双眼,眸盈秋水,琥珀色的眼珠泛着水色,眉眼如画,淡淡春山。

“姑娘快遮上,不能落了喜气。”嬷嬷见状,连忙小声劝着。

路杳杳咬了咬唇,目光轻敛,最后轻轻挡在脸前,跟着傧者向外屋外走去。

“杳杳。”路寻义见状,只觉得眼眶酸涩,脚步微微向前挪动一步,轻声低喃着,“杳杳不怕。”

一旁的顺平眼疾手快地把人拉住。

幸好满院都是攒动的人,人人都忙着看新娘子,谁也没发现相爷的异常。

路杳杳红了眼眶,踏出院门那一刻,扭头最后看了眼被人群淹没在屋前台阶下的路寻义。

路寻义的目光直直地看着她,却是露出安抚的笑来。

这一步踏出去,她就再也不是路家三娘子了。

“姑娘。”绿腰低声唤着。

“走吧。”路杳杳深吸一口气,扭头迈出了第一步。

一行人很快就走到路府大门口,大门口极为热闹,众人一看到新娘子的身影就开始起哄尖叫。

路杳杳走到门口,只听到面前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扇子下出现了一双修长白皙的手。

“孤扶你上去。”

“未教,不足与为礼。”

她虽然这样说着,但还是小心地把手放在他手心。

牵着她手的那双手温热干燥,修长有力,一步步带着她走到马车面前。

“别怕。”上马车时,她听到身侧之人的低语。

春风拂面,微微荡漾。

那颗晃荡的,没有着落的心,突然安定下来。

马车朝着东宫晃悠悠地走去,马车内的路杳杳端坐其中,团扇后那滴盈盈不堪的眼泪终于自眼角滑落。

直至天色擦黑,所有跪拜这才结束,太子妃被引入东宫主殿——兴庆殿。

路杳杳早已累得满脑混沌,只听到门口有个陌生的嬷嬷声音:“殿下说他还需去太极殿开宴,娘娘不妨吃点糕点垫垫。”

她放下手中的团扇,小心咬了口红玉端来的糕点,这才长松一口气。

“娘娘慢点吃,不要噎着,吃点茶缓缓。”绿腰端着茶水走了过来。

路杳杳吃了三块糕点,这才压下饥肠辘辘的空虚,见屋中都是人,柔声说道:“都先出去吧。”

“是。”

路杳杳见人都走了,这才看了眼红袖,低声说着:“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红袖颇为为难。

“若是殿下发现……”

闻言,路杳杳温温柔柔地笑着,鸦黑羽翼微微颤着,眼眸微微上抬,无辜又可怜地看着她。

“红袖。”她又娇又软地喊了一声。

红袖不得不长叹一口气:“知道了。”

她说着转身出了内室,也不知在外面折腾什么,回来时拿着一个香囊:“卫风亲自办的事,不会出错的。”

路杳杳露出几颗贝齿,天真地笑了笑。

※※※※※※※※※※※※※※※※※※※※

婚礼参考了唐史皇太子大婚

喜欢长安第一绿茶请大家收藏:(m.coolxn.com)长安第一绿茶笔趣阁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电光幻影[娱乐圈] 大师姐她不会死 清穿之皇子的自我修养 如何成为地狱之主 我的游戏角色是巨龙 公寓之逆袭人生 清穿五福晋 审神者伊之助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重生九零之为母当自强 满级绿茶在豪门乘风破浪 诸天大佬 云倾 长安第一绿茶 论抽卡,我从来没输过 江山谋之锦绣医缘 万界试炼场只有我知道剧情 花滑 我还是更适合参加奥运 传奇浪潮十八年 权臣与尤物
经典收藏 长安第一绿茶 末代孤城帝妃恋 零陵飘香 江山谋之锦绣医缘 红楼之王家麒麟儿 表小姐 清穿五福晋 镜明花作 锦乡里 大宋小吏 花间色 到清当自强 清穿之皇子的自我修养
最近更新 清穿五福晋 大宋小吏 零陵飘香 末代孤城帝妃恋 表小姐 江山谋之锦绣医缘 红楼之王家麒麟儿 锦乡里 长安第一绿茶 花间色 镜明花作 到清当自强 清穿之皇子的自我修养
长安第一绿茶 黑糖茉莉奶茶 - 长安第一绿茶txt下载 - 长安第一绿茶最新章节 - 长安第一绿茶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