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第一绿茶

黑糖茉莉奶茶

首页 >> 长安第一绿茶 >> 长安第一绿茶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表小姐 零陵飘香 清穿五福晋 红楼之王家麒麟儿 大宋小吏 到清当自强 锦乡里 清穿之皇子的自我修养 江山谋之锦绣医缘 镜明花作
长安第一绿茶 黑糖茉莉奶茶 - 长安第一绿茶全文阅读 - 长安第一绿茶txt下载 - 长安第一绿茶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

第十九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皇后大张旗鼓请他们来,并在梨园点了一折新出的戏——明公传。

根据前朝一代名臣明奇的故事改编,今日这出演的是这位名臣扬名立万的开篇——醉闹江南 。

讲得是当时江南悍匪流窜,官吏勾结,圣人启用在明家一直郁郁不得志的明奇前往江南肃正清源,而明奇不负众望,凭着一坛酒,搅得江南大乱,自己浑水摸鱼,连根拔起官/匪勾结的肮脏事,最后成功而退。

路杳杳和温归远并肩走向晚梨院时,身后的管事嬷嬷把今日这出戏的概要简单讲了一遍。

路杳杳心思回转,猜想今日是鸿门宴,嘴角却是含笑夸道:“倒是有趣。”

“明公大义,江南在职十七年,风教大洽,狱中无系囚,争讼绝息,囹圄尽皆生草,庭可张罗,并不桎梏于世家称号,当是吾辈楷模。”

温归远双眸幽深,如湖水般涟漪荡起:“母后挑得极为用心。”

“这是自然。”

廊庑拐角走出一人,蝙蝠花纹的绛紫色云雾绡长衫,是长安城时下流行的宽袖长袍,行走间衣摆下的流云纹栩栩如生,好似羽化登仙,飘飘悠然之意。

“静王殿下。”管事嬷嬷恭敬行礼。

“殿下。”静王温归纣对着两人抱拳,笑脸盈盈地说着,“刚才在门口多有得罪,还请谅解。”

他骨相清秀,肤色白皙,身形修长,却又因自幼长于妇人膝下,越发显得阴柔。

“大嫂。”他的目光落在路杳杳身上,好似蛛网上的带着白液的细丝,直把人黏得浑身恶心难受。

他黏糊糊地叫了一句,眼睛微眯,一张姣好的面容瞬间变得有些猥琐。

虽然早就知道温归纣花名在外,却不知道这人连脑子都没有。

路杳杳脸上挂着温和的笑,脚步轻移,挪到太子身后,心里却是冷笑:爹说静王徒有其表,是个十足的草包,今日一看实在是冤枉草包了。

草包至少还有点草,这个静王脑袋里估计都是□□。

她躲在温归远身后,嘴角露出冷笑。

上一个敢这样看她的,坟头草都已经一尺高了。

温归纣遗憾地收回视线,对上太子温柔的笑,后脖颈莫名起了一身冷汗,他不由站直身子,讪讪说道:“走吧,父皇也到了。”

“父皇也来了?”路杳杳没想到皇后把圣人也请来了,探出脑袋,疑惑地问着。

“是啊,是我亲自……”

温归纣一见路杳杳就露出谄媚的笑来,奈何话还没说话,眼前娇艳的美人就变成太子那张总是挂着笑的脸。

突然令人生厌!

温归纣不高兴地敛下笑,竟然头也不回地扭头走了,态度极为不恭敬。

“静王当真是……不谙世事呢。”路杳杳从她身后转了出来,笑眯眯地夸着,非常真情实感,真心诚意。

温归远笼着袖子,闻言点点头:“六弟性格向来……放荡不羁,无拘无束。”

两人皆是笑容满面,和气温柔,丝毫没有被惊扰到的宽厚模样,节奏颇为一致地踏着夕阳的暖色,伴着两侧梨树摇摆的枝叶声朝着晚梨院走去。

“太子和太子妃来了啊。”圣人早早就来了,坐在芙蓉软垫的圈椅上,远远就在垂花拱门处看到相携而来的人,脸上笑意便是遮也遮不住。

“这边坐。”他指了指自己右边的位置,“难得今日大家都有空,好好看戏。”

戏院那边见人齐了,请示了管事黄门,这才热热闹闹地敲锣打鼓开场了。

这出戏折子是使库下的印书局,雇了大才子写的,辞藻斐然,节奏明朗,引人入胜。

路杳杳喜欢看话本,却不喜欢听戏,叽叽呀呀太吵了。

她原本百无聊赖地坐着,只听到一阵锣声急促响起,淡淡地抬了抬美眼,目光突然僵在一处,瞳孔一缩,手指间捏着一粒瓜子开始来回急促地滚动着,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戏台上的人看。

台上,明奇跪在地上向圣人,保证一定不辱使命。

扮相明奇的人模样极为俊俏,尤其是一双水波桃花眼,眼波流转,水雾缭绕,顾盼生辉间极有韵味,难得是气质并没有寻常伶人的轻佻,反正莫名带出一丝贵气。

路杳杳的视线一直落在他身上。

“杳杳当真是喜欢呢,眼睛都看得不眨一下。”就在她看得入神时,听到皇后和蔼的声音在一侧响起。

路杳杳手中的瓜子掐在指尖,闻言不好意思地收回视线,不好意思地羞涩说着:“这出戏很好看。”

“是杳杳失礼了。”她手中的瓜子被捏在手心,抬眉,露出一双雾蒙蒙的浅色瞳孔,嘴角微抿,羞怯不安。

圣人淡淡瞟了皇后一眼,扭头对着路杳杳安慰着:“这出戏确实很好,朕都看得入迷了。”

“母后这出戏确实很好。”太子出声附和着,把一叠糕点放在太子妃手边,“别管顾着了,来得匆忙,晚膳还未动呢,先垫垫肚子。”

皇后脸上笑容一僵,手中的如意帕被扭了好几下这才把扭曲的脸恢复常色。

温归纣从那伶人扮相中回神,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被皇后一个眼神打断,只好讪讪闭嘴,扭头继续看戏。

戏曲过半,明公在江南掀起腥风血雨,却又游刃有余,起手间拉下无数官员。

“明公不亏是出生世家,雅人深致,做事果敢。”皇后捏着帕子,笑脸盈盈地夸着。

圣人沉默不语。

温归远也只是笑着点点头。

“是啊,世家子弟办事总是令人放心的。”温归纣接受到皇后的视线,也是出声附和着,“父皇您说呢。”

路杳杳心中一冽,知道今日目的终于来了。

圣人被六皇子抛了话,沉吟片刻,不得不开口:“明公总是厉害些的。”

“前朝有明公,我们如今也不差啊,圣人也不看看满长安,江山代有才人出,世家子弟哪个不是人中龙凤。”皇后舌灿莲花,极近奉承。

圣人斜了她一眼,笑了笑:“你说得对。”

“可不是,要说还是世家子弟做事靠谱,听闻明公七十高寿那年还担任科举官,广纳人才,当年那一届出了多少风姿绰约的少年郎,至今为人称道。”静王大咧咧地说着。

路杳杳手中的瓜子又在指尖不耐烦地滚动着,耳中一边逶迤绵长的戏腔,一旁又是静王意有所指的话。

扰得她心绪不宁。

温归远总算明白今日皇后的目的,嘴角一掀,露出一点和煦笑意:“确实如此,明公虽极力改变科举制度,不料百般受阻,前期惠安祖不愿改变,导致后期朝纲黑暗。”

“幸好父皇得天助,又有路相铁血手腕,这才给了天下文人一条生路。”他慢条斯理地打着机锋,“如今提起这事,谁不夸一句圣人英明。”

圣人被夸得舒服地眯了眯眼。

皇后连忙接下去夸着:“自然是圣人英明,这才君臣一心,白家李家哪个不是一力支持的,还是圣人教诲得好。”

“是呢,我爹爹也很厉害呢。”一直不说话的路杳杳,抬头,笑眯眯地接了下去。

“虽然当年妾身年幼,却也知道爹爹当年如何废寝忘食,呕心沥血,唯恐辜负圣人期待,战战兢兢,夙夜难寐。”她长叹一口气,难过又骄傲地说着。

圣人被说得心生感慨,露出戚戚之色。

皇后一见路杳杳这般天真无辜的模样就来气,但还是按下心中愤懑,冷静说道:“确实如此,当时白相也是极为认真,彻夜难眠。”

路杳杳点点头,笑着安慰着:“白相最是鞠躬尽瘁,至今还在为圣人分忧解难,就是和爹爹一样最不善言辞呢,还好天下文人都知道白相功绩,日夜歌颂呢。”

她皱了皱鼻子,说话的语气娇娇的,好像抱怨又好像是恨铁不成钢,态度娇俏可爱,只把圣人看乐了。

“路相是沉默了点,凡事只说过结果,对过程是从来都不说的。”圣人意有所指地夸着。

“就是,爹爹说圣人明白就好,天下所说不足为道。”路杳杳坚定地点点头,眼角一瞟,果不其然,温归纣那个空心包黏糊的视线又黏在自己身上。

她心中冷笑一声,嘴上却是天真地问着:“六弟今年可要和那些读书人下场比试?”

本朝皇子讲究文武双全,文韬武略各有精通,隐着身份,下场考试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温归纣脸上笑容一僵,讪讪说道:“一群穷书生,谁要……”

圣人脸色一沉,皇后对着自家儿子狂使眼色。

“六弟不可胡说。”温归远及时开口打断他的话,脸色严肃,“如今这些人都是天子门生,就算这次学艺不精,可总有为国为民为天下之人,此话传出去,只怕伤了天下读书人的心。”

“天下事皆有圣人定夺,常人可谏不可急。”

他大义凛然地说着,欲言又止地看着静王。

圣人脸色微霁。

“我不是这个意思,谁要和他们比试啊。”他顶着父皇愤怒的视线,干巴巴的解释着。

“胡说八道!”圣人一拍桌子,茶盏都晃了一下,可见盛怒,“你哪里配得上他们。”

温归纣脸色一变。

戏台上的声音倏地消失,所有人跪在地上。

“父皇千万不要生气。”路杳杳见缝插针地上了眼药,脸色却是极为真诚,“六弟年纪还小,玩心不定,可没有坏心,早就听说六弟约了许多读书人在漓江泛游呢……”

“胡闹!”圣人一张脸越发难看。

路杳杳惊慌失措地眨眨眼。

一只手及时地握住她放在膝盖上交叉的手,细心地安抚着她。

“漓江可不是好地方。”太子轻咳一声无奈说着。

路杳杳扭头,细眉蹙起,不解又惶恐地问着:“不是听说是读书人吟诗作对的地方吗?”

声音低细,一脸迷茫,不似做伪。

屋内其他人脸色古怪,圣人脸色漆黑,皇后瞪着温归纣,目光如刀似剑。

太子伸手捏了捏她软若无骨的手,古怪地岔开话题说道:“都是不好的地方,杳杳常年身在闺中,温顺安分,母后不要生气。”

他的目光落在皇后身上。

皇后神情微变,这话来得突然,她还来不及收敛脸上的怒容,就猝不及防地被圣人看见。

路杳杳愣了好一会,突然红了脸,连带着眼睛都红了一圈,反手握住太子的手,低声说道:“许是我听岔了,六弟不是这样的人。”

她无力地弥补着。

圣人目不改色地收回视线,只是盯着戏台上看去,挥了挥手,面无表情:“别说了,都看戏吧。”

“看戏便看戏,少说些扫兴的话。”这话是警告皇后的。

此时此刻,他怎么还不知道皇后的目的。

一个主考官的位置,就让这些人都失态了。

还不如路杳杳一个天真温顺的深闺女子懂事。

圣人原本还有些动摇的心,在今日这番动静中,却是越发坚定要让路寻义做主考官的心思。

戏台上又继续之前的戏,伶人们念打做唱拉开热热闹闹的江南闹终章。

路杳杳歉意地看着太子,低声说道:“是我失言了,我原本以为不过是泛舟读书的地方。”

温归远温和地安慰着,笑容真切:“此事如何怪你。”

两人相视一眼,皆是露出温柔地笑来,真情实感,情意拳拳。

※※※※※※※※※※※※※※※※※※※※

杳杳:(人前)嘤嘤嘤,人家家真的不知道

(人后)我装的

殿下:(人前)都是天子门生,不可懈怠

(人后)我看看这次谁比较合适做靶子

喜欢长安第一绿茶请大家收藏:(m.coolxn.com)长安第一绿茶笔趣阁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宇宙第一幼稚园 论抽卡,我从来没输过 开局挑战遗愿清单,继承1000亿 锦乡里 诱她入局 你真不是我男朋友 高攀 学神在手,天下我有 清穿五福晋 我的游戏角色是巨龙 恶龙幼崽三岁半 万界试炼场只有我知道剧情 赛博英雄传 被魔王宠爱[快穿] 桃枝气泡 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 网游:1级的我终结了神明 静寂燃烧 九叔世界的术士 分手后我在娱乐圈爆红了
经典收藏 锦乡里 零陵飘香 花间色 到清当自强 清穿五福晋 末代孤城帝妃恋 大宋小吏 红楼之王家麒麟儿 清穿之皇子的自我修养 镜明花作 长安第一绿茶 江山谋之锦绣医缘 表小姐
最近更新 末代孤城帝妃恋 锦乡里 大宋小吏 江山谋之锦绣医缘 清穿五福晋 清穿之皇子的自我修养 零陵飘香 长安第一绿茶 镜明花作 表小姐 红楼之王家麒麟儿 到清当自强 花间色
长安第一绿茶 黑糖茉莉奶茶 - 长安第一绿茶txt下载 - 长安第一绿茶最新章节 - 长安第一绿茶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