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第一绿茶

黑糖茉莉奶茶

首页 >> 长安第一绿茶 >> 长安第一绿茶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到清当自强 清穿之皇子的自我修养 长安第一绿茶 末代孤城帝妃恋 大宋小吏 花间色 红楼之王家麒麟儿 清穿五福晋 表小姐 零陵飘香
长安第一绿茶 黑糖茉莉奶茶 - 长安第一绿茶全文阅读 - 长安第一绿茶txt下载 - 长安第一绿茶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

第二十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对于东宫夫妇来说,今夜这场戏文,热热闹闹地开始,开开心心地结束,最后满脸微笑,携手离开,从背影看去,当真是感情深厚的典范。

皇后母子因为后半场圣人明显不悦的态度,噤若寒蝉,余下的时间一句话也没敢说。

圣人脸上看不出喜怒,戏文刚刚停歇,连赏都没赏便直接离开了。

梨园众人虽有些失落,但今夜气氛如此古怪,没有牵连就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

路杳杳在后半场心虚不佳,漫不经心地看着戏,不知不觉吃了不少糕点果脯,结果上了马车发现肚子撑了。

她皱着眉,揉着肚子,眼皮耷拉着,头顶的夜明珠光泽落在一点阴影在眼底,遮住眼皮下的那点红痣,显得无精打采。

“喝点青麦茶消消食。”温归远递上一杯温茶。

路杳杳接过茶,轻轻抿了一口,温热的茶水顺着喉咙留了下去,稍稍软化了撑着的肠胃。

她舒服地眯了眯眼,水光盈盈地眼睛被夜明珠温润的光映得明亮又天真,像那只在日光下伸着懒腰的猫儿。

眼睛滚圆,猫瞳无辜。

“晚上让绿腰扶着你多走一会儿消消食,积食不能入睡,会伤了脾胃。”温归远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忍不住细心吩咐着。

“知道了。”路杳杳低着头,可怜兮兮地蜷着眉,萎靡不振,可怜兮兮。

温归远搭在膝上的手微微一动,却又被强硬地压下,最后冷淡地收回视线。

路杳杳视线微微瞟向他,眼珠子一转。

她自小在长安长大,而温归远却是十岁后因为不得宠,在当时袁相的操作下被送到陇右道。

按理两人少有共同话语,幸好路杳杳为了差哥哥的事情,在此之前看过不少陇右道的书和游记。

她回家后理清了爹的想法,对于嫁入东宫倒也不像初来时那样排斥。

如果这件事情确实不是她爹背后操作,因着背后的较量一力设计的,那嫁入东宫于她而言确实是不错的选择。

最主要的是,自己这位夫君性格温和,有君子之风,她自小受大哥影响,对这种性格的人抱有好感。

“听说鄯州马球之风盛行。”她有意拉近两人关系,扭头细声问道,“殿下可会?”

温归远没想到她会主动开口,温和笑道,颇为矜持地点点头:“尚可。”

可那镇定的神情怎么看都不像一般般的样子。

路杳杳眼睛一亮,身子前倾,不由靠近他,卷翘睫毛如小扇子一般扇动,琉璃眸色含着一点光,水润清亮,脸上笑容越发娇艳。

“淑妃每年都会在立夏前办马球赛,殿下知道的吧。”

那丝绵长的气息顺着颠簸的马车缓缓飘进温归远耳廓,吐气如兰,声线如丝。

今夜戏文上,曾有一段箜篌的空音,余音绕耳,动人心弦。

温归远放在膝盖上的手指微微一动,眼眸微动,侧首看向她。

眼波深邃猝不及防撞进一汪清塘中。

目之所及处的眉眼,让路杳杳一愣,脸上的笑意僵在原处。

这才发现,两人不知何时,变成了近在咫尺的距离。

温归远的模样近看越发觉得精致,眉眼如画,却又比之更为生动,温和中带着一丝不可触摸的矜贵。

太子身上的熏香在沉闷的车厢内缓缓悠悠地飘着,平白升温了如水夏夜的温度。

路杳杳心跳不由加快。

“半月后的赛马会?”温归远的声音在耳边回荡。

路杳杳回神,为掩饰尴尬,身子不由向后,眼睛微微下垂:“正是。”

“那日由圣人开场,但之后会分为红白两队,东宫按惯例,应该是红队。”路杳杳轻声解释着,手指无意识地纠缠着,“殿下和我都要下场的。”

“你不会?”温归远问道。

路杳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眉眼弯弯,眼底的那点泪痣却在熠熠生光:“是不太会。”

“而且太晒了。”她眨眨眼,露出娇气之色,软软说道,“往常友谊赛都是善仪替我去的。”

“不碍事,那日你只需顾好自己就行。”温归远信誓旦旦地保证着。

路杳杳眼睛一亮。

“殿下真好。”

她靠近他,歪着头,甜甜地奉承着,眼睛明亮喜悦,头顶的夜明珠都不及其半分璀璨。

春风吹皱湖面,往往能动人心弦。

那根发丝落在她白皙如玉的脸庞上,黑白相映,让温归远微微失神。

马车很快就停在兴庆殿门口,路杳杳了却一桩心事兴高采烈地准备回去休息,只是走了几步,突然扭头,眨眨眼看着身后的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竟然跟着她进了兴庆殿!

她脸上笑容微微一僵,虽然有意改善关系却也不想进程这么快。

路相送来的春嬷嬷早早就在细花垂花拱门处等着,远远看到缓步而来的太子和太子妃,脸上一喜迅速地迎了上去。

“抱厦这边已经备好小食了。”春嬷嬷紧接着问道,“殿下可要用膳,不如叫后厨再送上几道小食点心来。”

不知不觉跟着路杳杳入内的温归远脚步微顿,心思回转,脸上露出一丝尴尬之色,索性天色暗沉,倒也看不出来。

“嗯。”他的目光落在路杳杳身上,见她眼含期待地看着他,心中一软,点头应下。

路家千金本是长安出名的娇女,性格娇弱天真,嫁入东宫却一直过着有名无实的日子,想必心中极为不安。

前朝纠纷,牵扯到闺中女子,他一向冷硬的心难得柔软下来。

一侧的路杳杳浑身一震!

太子殿下怎么答应了!

不会晚上留宿吧!

路杳杳站在原处,愣了好一会这才被春嬷嬷推着,心不甘情不愿地进了抱厦,一抬头就看到太子坐在长灯下笑脸盈盈地看着她。

灯下美人,如玉光泽。

她脸上及时露出得体羞怯地笑来。

“你之前吃多了,现在还吃得下吗?”温归远问道。

路杳杳摇了摇头:“今日备了酸梅汤,等会喝点汤汁消消食,殿下不妨吃碗小米粥。”

一旁伺候的春嬷嬷连忙呈上一碗黄灿灿的小米粥。

“我爹特意找来的粥匠,熬粥的功夫极好。”路杳杳盯着他手中的粥,丧气地说着。

今夜实在吃的太饱了,一口也吃不下了,当真可惜。

温归远只觉得好笑,喝了一口,满意地点点头:“确实很好,稠而不浓,甜而不腻,入口即化。”

被馋得咽了下口水的路杳杳连忙喝了一口酸梅汁压压惊。

温归远脸上笑意加深。

两人规规矩矩地吃完宵食,路杳杳坐在圆凳上没动弹。

春嬷嬷恰到好处地出现了。

“汤池的热水已经备好了。”她恭敬说道。

温归远眼眸低垂,盯着袖中的花纹,沉默片刻起身。

“绿腰扶娘娘去小汤池洗漱。”春嬷嬷对绿腰打了个眼色。

路杳杳赖在小汤池中,一张脸也不知是否是被热水熏得通红,缩着雪白的肩膀,趴在池边,小声说道:“我还没准备好呢。”

绿腰无奈说道:“春嬷嬷可是相爷亲自送来的,一旦被相爷知道……”

她眼珠子往外一看,声音压得更低了:“相爷会把奴婢们都打死的。”

就在主仆两人在汤池内说话的时候,太子殿下已经洗漱完毕,第二次踏入兴庆殿的主殿——迎凤殿。

上一次踏入的时候还是大婚之日,红绸挂满屋子,到处都是大红色,他装醉而来不曾仔细打量着。

屋内布置清雅,书画墨宝恰到好处,瓷白色细长荷纹颈瓶中斜插着一支粉嫩的荷花,张扬盛开,艳丽无双。

“殿下若是累了不如先去内室休息。”小宫女低眉顺眼,不敢有半分僭越。

“不了,再看会书。”他朝一侧放着青色百花缠枝的小塌上走去。

榻上的小桌上放着一本倒扣的书。

书皮没有任何刻印局标记,好似一本散落的佚本。

他挑了挑眉,伸手打开一看,失笑。

是一本风月话本。

他笑了笑:“这是娘娘去哪找的本子,连个正经书肆的标记也没有。”

端着茶水进来的红玉俏生生地回着:“从相府带来的,大概是路上淘的吧,或者是胡娘子找来送给娘娘的。”

“胡娘子和娘娘关系很好。”

“胡娘子和柳娘子都是自小就和娘娘一起玩的闺秀,娘娘很喜欢她们呢。”红玉脆声说道。

温归远低眉。

胡家和柳家都是路相一派的心腹,是路相一路扶持起来的寒门,如今一人负责皇宫守卫,一人在户部任职。

职位在精不在贵。

“啊,娘娘回来了。”一旁伺候的红玉眼尖,自水精帘后看到盈盈走来的人,连忙起身迎接。

温归远捏着那本话本漫不经心地抬头,倏地楞在原地。

只见路杳杳穿着水红色单裳,漆黑如云的头发披散在身后,点点水汽晕湿了肩头,露出一点圆润的轮廓,身姿起伏,勾勒出一截细腰,玲珑身段若隐若现。

屋内昏黄的灯光,笼在她身上,低垂眉眼,眉眼又笼着水汽,脸颊泛着红意,眼尾都透出一点红意。

“殿下。”

柔媚姣俏的嗓子好似一把水,轻轻一晃就能滴出水来。

温归远眸色深邃,似云雾深沉。

喜欢长安第一绿茶请大家收藏:(m.coolxn.com)长安第一绿茶笔趣阁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到清当自强 月东出 吾已有亡妻 神魔书 [清]再不努力就要被迫继承皇位了 诱她入局 论抽卡,我从来没输过 清穿五福晋 被魔王宠爱[快穿] 穿书之诱宦为夫 学神在手,天下我有 如何成为地狱之主 中原小姐有话说 高攀 盖世双谐 骄纵成瘾 静寂燃烧 最强兵王 限时狩猎 锦乡里
经典收藏 到清当自强 大宋小吏 江山谋之锦绣医缘 清穿之皇子的自我修养 末代孤城帝妃恋 零陵飘香 镜明花作 锦乡里 长安第一绿茶 表小姐 红楼之王家麒麟儿 清穿五福晋 花间色
最近更新 清穿之皇子的自我修养 清穿五福晋 到清当自强 零陵飘香 镜明花作 末代孤城帝妃恋 表小姐 长安第一绿茶 花间色 大宋小吏 江山谋之锦绣医缘 锦乡里 红楼之王家麒麟儿
长安第一绿茶 黑糖茉莉奶茶 - 长安第一绿茶txt下载 - 长安第一绿茶最新章节 - 长安第一绿茶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