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第一绿茶

黑糖茉莉奶茶

首页 >> 长安第一绿茶 >> 长安第一绿茶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清穿五福晋 大宋小吏 花间色 到清当自强 清穿之皇子的自我修养 表小姐 江山谋之锦绣医缘 红楼之王家麒麟儿 镜明花作 长安第一绿茶
长安第一绿茶 黑糖茉莉奶茶 - 长安第一绿茶全文阅读 - 长安第一绿茶txt下载 - 长安第一绿茶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

第二十一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迎凤殿烛光摇曳,还未关紧的小窗有风漏了进来,蛟纱帷帐随风而动,带来一室朦胧之色。

春嬷嬷上前低声说道:“天色不早了,殿下和娘娘也早些休息吧。”

角落里的镂金刻丝花纹沙漏刚刚翻了个身,发出叮咚一声脆鸣之声——亥时了。

路杳杳去了屏风后准备换上寝衣。

她向来怕热,寝衣一向用的是越溪纹孔雀罗,质地细腻,颜色清透,领口极低,酥/胸半露,行走间浮云飘带,若隐若现,夏天穿最是凉快。

“给我换件。”她低声说着,又比划了个动作,在脖颈中做出一个衣扣的手势,“到这的!”

绿腰不得不转身去柜中找一件严实点的寝衣。

奈何寻了一会儿,捧着一件不相上下的衣服出来,硬着头皮说道:“娘娘夏日的寝衣皆是如此。”

“只有这件稍微遮掩点。”她忍笑,展开手中的衣服。

路杳杳看得眼前一黑。

梅花缠枝纹大红色衣轻罗寝衣,是她暮夏入睡时常穿的衣服。

虽说是领口略高,布料较之孔雀罗光泽绚烂,但在烛光照耀下却是极为清透,除在胸前和腰侧用细密的花纹绣着,挡住几丝春色,其余地方怕失了绵软质感,皆是素罗。

路杳杳晃了晃身形,勉强撑着才没有一头栽下去。

她夏日极为怕热,人又娇气,肌肤又嫩,寝衣皆是取了千金难求的罗丝制成。

上等罗丝讲究的就是轻薄透明,贴身柔软。

“娘娘。”绿腰捧着两件寝衣为难地看着她,视线往外扫了一眼,张了张嘴——春嬷嬷。

是了,她乳母春嬷嬷就在门口虎视眈眈呢。

“这件吧。”她闭上眼胡乱地抽出一件,是孔雀罗的寝衣。

兜兜转转,回到原点。

路杳杳心如死灰。

绿腰连忙伺候着给人换上寝衣,如云墨发用一根同色发带随意挽起,乌云堆发,慵懒美艳,不可方物。

她刚从屏风后走出,正好和掀帘而进的太子殿下碰了一个正着,两人皆是一愣,站在远处。

温归远脱下那身端正束身,裹得严严实实的衣袍,换上宽松闲适的青色寝衣,露出白皙的脖颈。

白日里被玉冠禁锢的头发随意披散下来,眉目间笼着朦胧的光,整个人好似一块白玉,温润如水。

矜贵禁欲的太子殿下瞬间变得温柔低调起来。

路杳杳眨了眨眼,被这番灯下美色,莫名羞红了耳尖。

灯芯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墙角的沙漏发出叮的一声,亥时二刻了。

“夜深了,睡吧。”温归远嗓音低哑地说着。

视线从那截纤细如蒲柳的腰肢上一闪而过。

春嬷嬷剪了外面的烛芯,原本亮堂的外殿只剩下朦胧的光源。

内堂的烛光少了外面光亮的交相呼应,变得越发飘忽起来。

路杳杳浑身不受控制地战栗,毛孔接着一个又一个地冒出来,等她坐在床榻上的时候,脸色已经红到滴血。

绿腰出门前只留了一盏鹤形铜芯花灯,关门前犹豫地看了自家姑娘一眼。

温归远站在她面前,沐浴后的水汽似乎还残留在身上,隔着昏暗的空气迎面而来。

那股强烈又陌生的感觉,令她微微有些不适。

“你睡里面吧。”

他的手落在路杳杳肩上,滚烫的温度隔着薄薄的纱衣烫得她微微僵硬,下意识向后躲了一下。

抬头,露出一双不安的水汪汪大眼睛。

路杳杳生怕刚才的躲避让他起了疑心,只要咬牙,打算掀开帘帐,破罐子破摔地爬进去。

“殿下,急报。”

旭阳的声音在门口清晰又着急地响起。

背着他的路杳杳掀开帘子的手一顿,眼睛一亮。

温归远偷偷松了一口气,见路杳杳低着头没说话,怕她失落,便出声安慰着:“应该是有急事,天色晚了,你赶紧休息吧。”

说完,便匆匆走了。

他临走前,无意间扫过蛟纱薄丝帘帐,突然发现床榻上只有一副枕头和大被,突然皱了皱眉,但来不及多想,还是匆匆离去。

踏着月色,朝着书房而去的温归远,突然想到。

——她是什么时候把双枕变成单枕的。

路杳杳等人彻底走远了,突然发出一声愉悦的轻呼声,自顾自地滚进被子里,露出一双笑眯眯的眼。

“是他自己走的。”路杳杳觑了一眼春嬷嬷,娇气地强调着。

春嬷嬷是她的奶嬷嬷,也是抚养她母亲长大的表亲姑母,原本因为年纪已大被相爷放出去颐养天年了,这回又被特意请出来,随杳杳入宫。

“自然要以国事为重。”春嬷嬷不爱笑,一张脸总是板着,一说话,脸上的两条皱纹极深,越发严肃刻板,“娘娘今日忙了一天,早些休息吧。”

路杳杳拥着被子滚了滚,一夜无梦地睡到天亮。

那边被旭阳叫走的温归远来到书房后,只看到江月楼沉默地坐在梨花院上,背靠着椅背,常年覆盖在脸上的银白色面具让他多了几丝阴沉。

他踏入屋内,喝了一口凉茶,压下浑身燥热,这才说道:“怎么了?”

“有人在陇右道查我,刚一抓到就自尽了,这个月的第三波。”他放下手中一直端着的茶杯,冷淡说道。

“可有查到什么?”温归远皱眉。

“没有,我来长安前把鄯州的痕迹收拾得很干净。”

江月楼冷淡说道:“暗卫在清理钉子的时候,发现一个事情。”

“唐兴最近和大长公主身边的黎家幼子接触。”

温归远眉心一跳,略带嘲讽地笑道:“终于察觉出不对了?两人握手言和了?”

他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口气冷静到近乎残忍:“不知,可也是时候把唐兴连根拔起了。”

一道节度使在他口中不过是一枚棋子,举手投足间便为他铺好前往死门的路。

“他是圣人心腹,黎家之事就已经为其掩盖了,之后若无大错很难撼动。”温归远坐在起身旁,考量着之后的事宜。

他突然神情一怔,试探问着:“你打算借用……科举之事。”

江月楼眸色清冷,笑说道:“为何不可。”

“圣人疑心甚重,唐兴已有十三年不曾入京,黎家之事未必如表面一般风平浪静。”江月楼冷笑。

“可唐兴远在鄯州,如何和长安的科举连在一起。”温归远皱眉思索着。

“科举关乎国运,只需风吹草动,觊觎节度使位置的人自然会挖空心思给他泼上这盆水。”

江月楼细长的手指揉着另一侧的手腕,苍白到近乎透明的手指显得病弱消瘦。

“我们只需要抛出一块肉即可。”他抬眉间,露出一双冰冷的浅色眼眸。

“谁?”

“黎宁。”

房门紧闭的书房,放置的冰块带来的凉意依旧抵消不了突然弥漫上来的燥热。

昨日,太子妃托人送来的花束在角落的花瓶中独自美丽地绽放着。

花枝娇嫩,花朵艳丽。

“今日皇后开戏,想为白家争取主考官的位置,被圣人怒斥一番,依圣人的性子,只怕主考官之位今年一定是落在路相手中。”

温归远皱眉说道。

越是没人看好他选中的人,越是要一意孤行推上去。

刚愎自负,孤高自傲。

“不急,还有两个月呢。”江月楼意有所指地说道。

“你说得对,是我急了。”温归远闻言,点点头。

他已经忍了十年,不在乎再等一会。

“殿下刚从兴庆殿回来。”一室沉默后,江月楼转移话题,打破两人间的沉寂。

坐在圈椅上的温归远身形一僵,眉眼低垂。

“嗯。”他冷淡地应着,“你说得对,前日听圣人说,准备给静王议亲,诞下东宫嫡长子的事情确实拖不得。”

眉眼低垂,精神萎靡的江月楼抬眉看他,目光澄澈而认真:“当真只是因为这个?”

温归远皱眉:“自然,外戚势大,若是干政乃是大忌,我自然不会自找麻烦。”

江月楼抚着袖间的花纹,针脚细腻柔顺,顷刻后轻声叹道:“殿下明白就好。”

“自然不会因为男女之事耽误正事。”温归远漫不经心地说道,“不必担心。”

“天色已晚,你吃了药记得早点休息。”温归远看了沙漏,马上就要到子时了,“太医院有位大夫对奇毒颇有研究,他是自己人,可要请来给你看看。”

“不用了,不过是贱命一条,若是大仇得报,正好解脱。”江月楼起身离开时,淡淡说道。

温归远独自一人坐在寂静的书房,手指搭在早已冰冷的茶盏上,漆黑的眼珠微微涣散,不知思绪飘到哪里去了。

“殿下,可要回兴庆殿休息。”黑暗中,旭阳的声音响起。

他倏地回神,突然想起床上的那个单枕,颇为头疼地揉了揉眉间。

“不了。”

她是路寻义的女儿。

在书房休息的温归远在黑暗中睁开眼,冷静地想着,所有的绮思都在这句话面前烟消云散。

他闭上眼,眼前通红一片,鲜红狰狞的大火烧红了黑夜,万物寂静,只有那片大火在沉寂中肆虐。

——“替他们报仇!”

有人在他耳边尖锐地嘶吼着。

——“杀了……”

温归远自黑暗中睁开眼,露出一双充满煞气的眼睛。

喜欢长安第一绿茶请大家收藏:(m.coolxn.com)长安第一绿茶笔趣阁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斗罗之七怪之首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限时狩猎 权臣与尤物 表小姐 云倾 综漫:有替身的世界竟然是日常 电光幻影[娱乐圈] 假酒的自我修养 寂寞的鲸鱼 满级绿茶在豪门乘风破浪 被魔王宠爱[快穿] 锦乡里 我在灵点超神的日子[无限] 我的游戏角色是巨龙 大师姐她不会死 造梦天师[重生] 公寓之逆袭人生 最强兵王 花间色
经典收藏 末代孤城帝妃恋 到清当自强 镜明花作 零陵飘香 锦乡里 表小姐 江山谋之锦绣医缘 大宋小吏 花间色 长安第一绿茶 红楼之王家麒麟儿 清穿五福晋 清穿之皇子的自我修养
最近更新 零陵飘香 到清当自强 清穿五福晋 末代孤城帝妃恋 清穿之皇子的自我修养 镜明花作 长安第一绿茶 红楼之王家麒麟儿 大宋小吏 江山谋之锦绣医缘 花间色 表小姐 锦乡里
长安第一绿茶 黑糖茉莉奶茶 - 长安第一绿茶txt下载 - 长安第一绿茶最新章节 - 长安第一绿茶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